C

【Moonsun】再一次,我愛妳。

Chapter 7

「飄里歐膩⋯⋯」看著沙發中央的人,安惠真無奈的叫喚道。
「喔。黑金啊,妳來帶我回家嗎~」滿臉睡意的人說著便撐起身子準備離開,卻被身邊的人給壓了下來。
「Moon 別走嘛~還這麼早呢~」
「Moon 我帶妳去旁邊的小房間休息一下好不好~」
「Moon 妳這麼久沒來,不多陪我們一下嗎?」
「Moon ~人家好想妳~」
安惠真頭痛的看著眼前每年每月每日都會出現的場景,心裡暗罵著文星伊,是不知道她那張皮囊有多吃香多吸引人嗎?還來Les酒吧買醉,盡讓自己收這種爛攤子,眼看文星伊那潔白的襯衫被印上越來越多的唇印,安惠真急忙的撥開她身旁的女人們,將文星伊帶離開這沾滿各種香水味的包廂裡。

「呼⋯累死我了⋯」一進臥室,安惠真便豪不客氣的把文星伊丟上床,隨意的將棉被鋪在她身上,正準備離開時,被突來的聲音停下了腳步。

「黑金啊。」
「我恨她,但不可否認的是,我還愛著她。」原先醉暈過去的人,此刻一臉清醒的盯著天花板出神。
「我知道,我都知道。」轉身看向床上的文星伊,安惠真說道。

若不是因為還愛著容仙歐膩,文星伊不會這樣放任別的女人在自己身上留下氣息,留下印記,只為求得心理上的報復感,也斷然不會向大眾公開自己的聲音,讓那個十分熟悉她的人知道自己回來了。

「⋯⋯ 對不起,但妳該去跟她解釋清楚了。」安惠真搖頭,苦笑了下,她害怕,怕她不要自己了。

【Moonsun】暗戀女神小日記

Chapter 3
撐起酸軟的身子靠在床頭,金容仙難得能在被折騰後的隔天早上比文星伊早起床,輕撫上那帥美的睡顏,手指輕觸那挺直的鼻樑,想起文星伊昨晚那一閃而過的黯然,金容仙無助的輕吻愛人的唇瓣,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文星伊變回以前充滿自信的樣子。

在文星伊終於取得金容仙父親的認同,讓他放心的將金容仙交給自己,兩人準備先到國外登記的前天晚上,金容仙被綁架了。而綁架金容仙的人是誰呢?自然是金容仙的"前"未婚夫,南氏集團的獨子—南允道。

這種事,不管是誰都會心懷不平的吧,尤其是南允道,原本在父親的承諾下,只要能跟金氏的二千金有婚約,就能成為南氏下個掌權人,好不容易在自己的努力下,成功讓金叔立下婚約,卻在即將能坐擁事業與美人的前夕,殺出了個金容仙的同性戀人,且不過多少時間就讓金叔滿意,承認了她們的戀情,讓金叔來向自己取消婚約,南允道不甘心,又聽到金容仙和文星伊要出國登記結婚,心裡的不甘轉為憤恨,在她們出國的前天晚上,守在她們的別墅旁,想綁架文星伊,狠狠的折磨她,不料卻遇上剛與朋友聚餐完單獨一人的金容仙,轉念一想,綁金容仙也不錯,可以跟文星伊狠狠敲上一筆,偷偷跟在金容仙身後,從口袋掏出一塊白布,摀住金容仙的口鼻,不過多時,金容仙就昏倒在南允道懷裡。

在家等金容仙的文星伊正納悶金容仙怎麼拿個東西拿這麼久的同時擺在桌上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文星伊,準備200萬到9號碼頭。」
「我的前未婚妻正躺在我的床上呢。」
語畢,電話另一頭的人便掛斷了電話。

文星伊憤怒的朝牆壁捶了一下,撥通電話「安,帶人圍著9號碼頭。」

只有我在想文星星是不是換髮色了嗎?
我們星星真的好少年的感覺喔❤️帥慘了😭
容也是美美噠❤️

【Moonsun】暗戀女神小日記

Chapter 2
「容,我⋯⋯」文星伊正想開口解釋又被人給打斷了。
「唔⋯媽咪,媽媽不念故事給樂樂聽!」聽到媽咪的聲音,文樂伊眼眶泛淚的舉著手上的本子走到床尾,控訴文星伊的不是。
看到女兒哭的委屈,金容仙心疼的擦乾文樂伊頰上的淚水,接過文樂伊遞來的本子,才想開口唸文星伊幾句,卻在看清楚手上的本子後,臉突然像熟透的蘋果一樣紅,她可是看過這本筆記本的內容,文星伊那臭色鬼寫的《暗戀女神小日記》,這被孩子看了,自己哪還有臉面對她們!
「樂樂,等妳跟惟惟長大,媽媽跟媽咪在一起講給妳們聽,媽媽跟媽咪是怎麼相識相愛的,好了,乖,很晚了該睡覺了,今天妳先跟惟惟一起睡吧。」語末,金容仙將懷裡的文樂惟抱上床,給兩個女兒蓋好被子後,急忙的拉著文星伊回房。
才關上門,文星伊變被金容仙壓在門板上。
「星~」金容仙手環上文星伊的脖頸,一隻手越過文星伊鎖上房門。
「嗯?」看著金容仙魅惑的姿態,文星伊的喉頭微動,手不由自主的撫上金容仙的腰際。
「老公~」金容仙上身趴伏在文星伊的身上,方才因急著哄文樂惟睡覺,隨意套上文星伊折好擺在床邊的襯衫,此時正領口大開的對著文星伊。
「容⋯⋯」看著這樣誘人的金容仙,眼裡的情慾,漸升的體溫,無一處不顯示著文星伊對金容仙的迷戀,一個用力,將金容仙壓在牆上,沒有任何停留,低頭吻在金容仙雪白的豐滿上。
「嗯⋯星⋯」敏感的肌膚逐漸泛紅,金容仙情不自禁的將還在文星伊頸上的手收緊,縮短與文星伊之間的距離。
「容,我愛妳。」此時的金容仙,身上的襯衫已被褪到手腕,頰上的潮紅更顯她的嫵媚,讓文星伊移不開眼。
「星啊,我愛的是妳,無關性別,我愛的就只是妳文星伊這個人。」意亂情迷間,還是在那雙滿是情慾的眸子裡捕捉到了一絲黯然,金容仙心疼的吻上文星伊的唇,將自己的全部交給文星伊,放任她一次又一次的索求。

現在流行🔞⋯⋯?
也太害羞了吧😳

【Moonsun】暗戀女神小日記

Chapter 1
「媽媽,我要聽這個故事睡覺~」三歲的文樂伊小朋友踩著她白嫩的小腳ㄚ,蹦蹦跳跳的跑進自己的房間,乖巧的躺在床上等媽媽過來。
「哎古,我們樂樂今天想聽什麼故事啊?」剛洗完澡的文星伊才踏出浴室,就聽見文樂伊那似她媽咪一樣的女高音了。
走進坐上文樂伊的床,看著她那像極她媽咪的臉蛋,寵溺的輕捏她的臉頰肉。

文樂伊還有個雙胞胎妹妹文樂惟,是金容仙和文星伊的孩子,兩個孩子不像一般的雙胞胎長的一模一樣,而是異卵雙胞胎。奇特的是,文樂伊長的像金容仙,文樂惟長得像文星伊,而妻妻兩人自然偏愛長得像愛人的那個孩子,所以孩子們睡覺時,也是文星伊哄像老婆的文樂伊,金容仙則哄像老公的文樂惟。

「媽媽~我要聽這個~」文樂伊拿出抱在懷裡的藍色小本本舉高給文星伊看。
才看見文樂伊手上的本子,文星伊剛還寵溺的眼神轉為羞澀,伸手就想奪回自己的筆記本。
「樂樂,妳從哪裡翻出來的,快還給媽媽!」
「唔⋯不要,樂樂想聽故事!」見媽媽想把自己手裡的小本本奪走,文樂伊不開心的大叫。」
「樂樂,妳聽別的故事好不好,媽媽今天說2個故事給妳聽。」文星伊輕聲溫柔的安撫樂伊。開玩笑,怎麼能唸內容給自家女兒聽,雖說是從喜歡金容仙到追金容仙的過程,但當初自己可是為了以後老了拿來調笑金容仙所以寫的異常詳細,這筆記本可真的是少兒不宜啊!
「哇⋯」見媽媽真的不打算念這本故事給她聽,文樂伊開始放聲大哭。
「樂樂乖,媽⋯⋯⋯」看見女兒哭了,文星伊也慌了,正想開口安慰就被人給打斷了。
「文星伊,妳們在吵什麼,惟惟都被妳們吵醒了!」一向好脾氣什麼都順著文星伊的金容仙,遇到文樂惟的事,文星伊就秒被貶為平民,抱著揉著眼睛,充滿睡意的文樂惟踏進文樂伊的房間。

-
嗨呀我又來了🤟
開了個新文,這篇會先寫個幾章描述星的不安來源,之後才會開始星日記的內容,也就是追妻過程🔞
《再一次,我愛妳》也還是會繼續更,只是最近有個小困擾
就是⋯一個坑還沒完結又有新的題材跑進腦袋⋯💁🏻‍♀️
後面本來有寫好幾章,只是又刪掉重寫了,麻煩各位在等一下下~🙏🏼

Wei.

【Moonsun】再一次,我愛妳。

Chapter 6
"說我討厭炎熱的溫度
但我立即感到口乾舌燥
我只能咬著我的手指
我的困惑讓我感到可憐
我的腦海不受控制的變得更加幼稚
那個讓我看起來可憐的人 不是你 是我 好卑微"

一坐上保母車,頌樂就播不及待的播放Moonstar的新歌音源,才聽見前奏,頌樂止不住的興奮,只不過這低沈的嗓音真的⋯好熟悉。
Moonstar的曲子每次都會讓她有股莫名的熟悉感,在感到無助心累快撐不下去時,Moonstar的曲子卻像撫慰過自己的心一樣,能消去自己所有的不適,支撐著自己。

"我為什麼會喜歡你
比想像中更不適合的我們
我纏著朋友說著你的不是
但只因為你的一個電話 only you

當我疲憊不堪的時候你卻變得又深情又溫暖
當我真的需要你的時候你卻說你很忙
你沒有辦法 然後留我自己一人

即使擁有你我也感到痛苦
我想念你 我能做些什麼呢
不想被看穿不想讓你可憐我 yeah
無論我做什麼 我都好卑微好卑微yeah

我無法控制自己去尋找你
可能只有我這樣吧
我也許瘋了 我也不知道 我已經習慣丟失自己
不要同情 只要像平常一樣就好
因為即使那會傷我心
我卻也知道那是真正的你
即使你會對我惡言相向 但你仍是我的唯一
今夜像往常一樣 我拿著啤酒 感嘆著自己的生活

即使擁有你我也感到痛苦
我想念你 我能做些什麼呢
不想被看穿不想讓你可憐我 yeah
無論我做什麼 我都好卑微好卑微yeah

即使擁有你我也感到痛苦
我想念你 我能做些什麼呢
不想被看穿不想讓你可憐我 yeah
無論我做什麼 我都好卑微好卑微yeah
call me call me everyday everynight
hug me hug me everywhere everytime
love me love me everyday everynight
but I'm lonely so lonely
每天我都 好卑微"

一曲終,頌樂早已淚流滿面,找到了,她終於找到星伊了,這樣獨特的聲線,低沉的嗓音,還有自己最最熟悉的,星伊慣有的唱法,原來星伊就是Moonstar 。

「容⋯容仙歐膩⋯這不是飄里歐尼的聲音嗎?」輝人將車子停靠在頌樂的公司樓下後,顫抖的問著頌樂。
「輝妮啊,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從包裡拿出自己的車鑰匙,頌樂努力的忍著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
「歐膩,飄里歐膩都回來了,黑金也該回來了對吧。」丁輝人面無表情的靠著椅背上,緊握著的拳頭卻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對於文星伊跟安惠真的家世,安惠真跟丁輝人說過,因為她希望兩人之前可以毫無保留,沒有一絲隱瞞,也要求丁輝人別說出去。所以文星伊出國,丁輝人自然也認定安惠真跟著文星伊一起離開了,現在文星伊都回來了,她是不是也能見到安惠真了。

【Moonsun】再一次,我愛妳。

Chapter 5
「三天後回國,我們。」文星伊道。
「好好好~等等!妳說回韓國?我才不要!」理清思緒後回想文星伊的話,安惠真大聲反駁道。開玩笑,美國這麼符合她My way 風格的地方,她還沒玩夠竟然就要她回國!
「反對無效。我跟安叔說過了。」似乎早已料到安惠真的反應,文星伊腹黑的勾起嘴角。
「妳⋯算了!不過妳⋯確定要回去嗎?」罷了,反正到哪她都可以My way 但,回國不就會遇到那個女人,那個讓她再也見不到文星伊的女人。
「文氏出了狀況,我需要回去解決。」文星伊閉上眼,她知道安惠真那句話背後的意思,但她不敢再去想起與那人甜蜜的過往,每次只要一想起,心臟連帶著左手腕都像被火燒般疼痛。她是恨金容仙的,恨她為了夢想拋棄自己,但同時又深愛著金容仙,且那種愛是讓文星伊崩潰的,滲入骨髓的愛。
看著文星伊又習慣性的握住左手腕,安惠真鼻頭一酸,上前抱住文星伊。

那一年,剛升上大一的文星伊因為帥美的臉蛋和幽默的性格,在學校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在短時間內憑藉著精湛的球技而被選上女籃隊長後,幾乎全校女生都成了她的粉絲。
大學籃球聯賽因爲比賽地點在學校體育館,學生會自然要來幫忙,也就是那時候女籃隊長認識了學生會長並一見鍾情,展開一連串的追求,而文星伊也抱得美人歸。

安惠真感覺得出來金容仙也很愛文星伊,可她完全沒想到,當愛情與夢想擺在眼前,金容仙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與文星伊分手。
文星伊要跟著爸媽去美國時,自己也跟著離開了,畢竟兩家的公司總部都在美國又是世交,兩家的孩子自然也是到哪都必須在一起的,所以安惠真也是在沒有跟任何人告知的情況下離開了,包括丁輝人。

其實當時沒意外的話安惠真與丁輝人是快在一起的狀態。

【Moonsun】再一次,我愛妳。

Chapter 4
『從未露面的作曲家Moonstar,一個禮拜後將發布新曲"好卑微",並親自演唱新作品。』
『像謎一樣的Moonstar即將回歸發布新曲,是否會露面呢?』
『Moonstar新曲"好卑微"』
一早還貪戀在床的懷抱的金容仙便被訊息通知給吵醒,煩躁的坐起身,抓過擺在一邊的手機,緊緊三秒鐘,金容仙睡意全無,驚聲尖叫。
Moonstar 是她關注了4年的作曲家,多樣化的風格讓大家對於這個從未拋頭露面的作曲家的喜歡有增無減,金容仙當然也不例外。Moonstar 作的曲子有酸有甜有苦有辣,每一首曲子都是支撐著她在文星伊不在身邊時的樑柱。

熱鬧的大廳裡,所有人熱情的隨著音樂舞動著身體,每個人都舉杯慶祝安惠真的生日。
「叮咚。」文星伊從門外走了進來,大廳裡的人全都注視著她,習慣了這些眼神的文星伊這是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便講注意力放在尋找壽星身上了。
「喲~這不是讓全世界女人為之瘋狂的Moon嗎~」從人群裡走出來的安惠真輕浮的對文星伊調笑道。
「安黑金妳在不給我好好講話小心我把妳全身漂白。」文星伊看著眼前故作性感的青梅竹馬,惡寒的白了她一眼。
「去,有妳這樣對哥們講話的嗎?禮物還不交出來。」安惠真同樣不服輸的朝文星伊翻白眼,伸手示意她交出禮物。
「收我禮物可是有代價的,妳真好意思給我討這麼貴的禮物。」心痛的從暗袋掏出盒子丟給安惠真心想:什麼屁股這麼嬌貴要坐到這麼貴的車子,卻忘了自己的愛車也沒便宜到哪去。
「妳最愛的紅色,MM-0723」拿到鑰匙的安惠真,抓著文星伊就往外跑。
「對了,我剛說收我禮物是有代價的。」文星伊挑眉,看著正興奮的摸著跑車的安惠真。
「什麼代價我都願意,我們星伊人真好~」沒有察覺到文星伊的腹黑氣息,安惠真開心的對文星伊喊道。
「三天後回國,我們。」